独裁之剑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松动的封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法师的保命技能还是比较多的,技木高超的人可以保证自己在一定时间内是安全的,然后等待队友救援或是等待冰环术之类的控制技能冷却。

    可惜低等级的法师没有闪现之类的技能,要是黑hún有闪现的话,说不定还能跟聂凡打上一打。

    冰冻术只能让他晚点死罢了。

    过了大概十五秒钟,黑hún身上的冰块渐渐化掉,在化掉的瞬间,他一个冰环术释放了出去,然后转身逃跑。

    十五秒钟,聂凡的技能也大多冷却完毕了。

    聂凡纵身一跃,闪避掉黑hún的冰环术,纵身扑了出去,一个重击拍在黑hún的身上,将黑hún的血量一扫而空。

    黑hún虽然最后挣扎了一下,但是仍然逃脱不了**掉的命运。

    聂凡将地上黑hún等人掉落的装备捡了起来,都是一些青铜级的,看都不看就塞进了背包里。

    现在的他只对黑魔铜级的装备感兴趣!

    击杀数暴涨了十七点,不过距离三百点还早着呢。

    此时的聂凡全身的皮肤泛着猩红的sè彩,一对红sè的眼眸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远处那两队玩家看到场上傲然而立的聂凡,心中震撼不已,好可怕的家伙!恐怕只有职业玩家排行榜前五的那几个人或者是那些曾经创造了传奇最终又消失在人海中的那些人,才有这样的实力!这家伙到底是谁?

    画面定格在那一刻。

    虽然聂凡红名了,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上去招惹聂凡。

    聂凡瞥了一眼那两队玩家,那两队玩家看到聂凡朝自己这边看过来,他们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怯意,莫非聂凡还没杀够,想拿他们开刀?

    聂凡只是看了一眼,便径直离开了,他不是杀人狂魔,他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追猎者工作室那帮人如果不是想抢他采集到的黑金尸果,他绝对不会对对方动手。

    看了一眼背包里的黑金尸果,野外偶尔会出现一些珍奇药草,要非常高的采集术才能采集,采集之后暂时可能还用不上,但是先存在仓库里,迟早有一天会用上的,这些黑金尸果由于非常稀有,绝对是能够升值的好东西。

    凤舞九天和战歌他们给聂凡发来了消息,他们已经在聂凡所说的那个坐标等了。

    聂凡朝哥布林墓地深处狂奔而去,到了没人的地方,迅速地改变自己的容貌,变回了原先的样子,从红名切换回了白名。

    应该不会有人想到刚才那个狼人就是聂凡,毕竟容貌有了比较大的变化,而且任谁也不会想到,聂凡可以在红名和白名之间来回地切换。

    有人把聂凡变身之后跟追猎者工作室比的视频发到了网上,顿时引起了一番热议,论坛上的玩家们都被震惊了,当年虚拟游戏界有一些非常牛逼的盗贼,曾经留下了不朽的传说,例如在虚拟游戏信仰里面率领公会称霸天下的狂贼涅炎,又如曾经恩泽斯的传说里面号称盗贼第一人的萧御,他们也是这种打法,潜藏在yīn影里,出手必夺命,十步杀一人。

    那些惊才绝艳的人,犹如彗星一般划过天空,之后便都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些让人津津乐道的传说。

    德鲁伊居然也能玩得跟盗贼一样风sāo,这真是令人大跌眼镜。

    能把德鲁伊玩得这么出神入化的人,也就聂凡一个而已,莫非聂凡就是曾经消失的某位大神,换了个马甲?

    众说纷纭,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聂凡隐藏了姓名,加上容貌又很陌生,于是聂凡的身份,便如同隔了重重雾一般。

    ä¹‹å‰çš„冥夜,加上现在这个德鲁伊,塔吉特村已经连续出现了两个强悍的德鲁伊,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会不会有些什么关系。

    æœ‰äººçŒœæµ‹è¿™ä¸ªå¾·é²ä¼Šå°±æ˜¯å†¥å¤œï¼Œä½†æ˜¯å¯¹æ¯”视频,发现面部容貌不对,有人说可能是用了易容药剂。

    æ‰€æœ‰äººéƒ½æ— æ³•ç¡®å®šã€‚

    è¿™ä¸ªè°œå›¢è¿˜æœ‰å¾…解开。

    æˆ˜æ­Œæµè§ˆäº†ä¸€ä¸‹è®ºå›ï¼Œå‘现了这段视频,笑了笑道:“应该是冥夜吧,不然哪有这么巧,塔吉特村突然出现两个这么牛逼的德鲁伊。冥夜这家伙也太不小心了,居然杀成了大红名,一下子杀了这么多人,估计没有十多天红名消不下去。”

    å‡¤èˆžä¹å¤©ä¹Ÿè¿™ä¹ˆçŒœæµ‹ï¼Œä½†æ˜¯å¥¹ä¸æ•¢ç¡®å®šï¼Œæ¯•ç«Ÿä¸¤äººå®¹è²Œä¸ä¸€æ ·ï¼Œéš¾é“真的是用了易容药剂?没事用易容药剂干吗?

    å¥¹è‡ªç„¶ä¸ä¼šæƒ³åˆ°è‚凡有个唯一物品的易容隐匿之戒。

    çŽ°åœ¨åšè¿™äº›çŒœæµ‹ä¹Ÿæ²¡ä»€ä¹ˆç”¨ï¼Œè¿˜æ˜¯ç­‰è‚凡过来再问问吧。

    ä»–们在原地等了两三分钟,聂凡终于出现了,朝这边跑了过来。“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聂凡嘿嘿—笑。

    æˆ˜æ­Œå¿½ç„¶æ³¨æ„åˆ°äº†ä»€ä¹ˆï¼ŒåƒæƒŠåœ°é“:“你的红名?”

    â€œä»€ä¹ˆçº¢åï¼Ÿâ€è‚凡‘愕然’问道。

    â€œåˆšæ‰é‚£ä¸ªå¾·é²ä¼Šä¸æ˜¯ä½ ï¼Ÿâ€æˆ˜æ­Œçžªå¤§äº†çœ¼ç ï¼Œçœ‹åˆ°è‚凡茫然的表情,诧异万分,难道刚才那个德鲁伊真的不是聂凡?按理说,如果是聂凡,那红名状态不可能这么快消退!

    â€œä»€ä¹ˆå¾·é²ä¼Šï¼Ÿâ€è‚凡一愣一愣的。

    å‡¤èˆžä¹å¤©å¥½åƒè¦ä»Žè‚凡的脸上看出什么来,但是她失败了,看来刚才那个德鲁伊确实不是聂凡,那会是并呢?

    â€œä½ ä¸å…³æ³¨è®ºå›çš„么?”凤舞九天问道,她觉得,即便聂凡不是刚才那个德鲁伊,跟那个德鲁伊也至少是认识的,因为两人的技能虽然有些不同,但是战斗方式有一些相似。

    â€œè¿˜è®©ä¸è®©äººæ´»äº†ï¼Œå¡”吉特这么大点地方居然出现了两个这么强悍的德鲁伊。”战歌郁闷地道。

    è‚凡则是一脸茫然,压根不知道凤舞九天和战歌在说什么的样子。有一些东西,他必须隐瞒,虽然是朋友,但彼此之间肯定是有一些秘密的,凤舞九天和战歌肯定也会有一些秘密不能告诉他。虽然会有一些秘密不能说,但并不妨碍他们成为朋友。

    ç®—了,看来也是问不出什么来,凤舞九天道:“我们赶紧去刷亡灵哥布林伊莱恩吧!”

    â€œèµ°å§ï¼ŒåŠ¨ä½œå¾—快点,我看到有不少团队都进来了。”聂凡道。

    å¬åˆ°è‚凡这么说,战歌也不追问了,团队开拔,前往哥布林墓地中心。

    è®ºå›ä¸Šï¼Œå…³äºŽé‚£ä¸ªå¾·é²ä¼Šæ˜¯ä¸æ˜¯å†¥å¤œçš„争吵依然还在继续。

    æˆ˜æ­Œçš„ID出现在了论坛上,他振振有词地为聂凡开脱,并发了一段视频,是刚录的。

    â€œæˆ‘可以作证,那个德鲁伊不是冥夜,这是刚刚拍摄的视频,请注意主脑设定的时间,那个德鲁伊杀了那么多人,红名十天内绝对退不下去,但是冥夜现在是个白名,证明那些人不是他杀的!

    æˆ˜æ­Œæ˜¯æ‹…心追猎者工作室会把帐算到聂凡头上,这才为聂凡澄清。

    äº‹å®žä¸Šè‚凡根本不怕追猎者工作室的人找上门,但是看到战歌发的话,聂凡还是有一些感动,至少战歌确实是在为自己考虑。

    ä¸ºäº†é¿å…çŽ©å®¶ä¼ªé€ è§†é¢‘,主脑会在每一段视频程序里加上反修改程序,并设定时间,在独裁之剑里面录制的视频,甚至有法律效力。看到这么一段视频,所有玩家都相信了刚才那个德鲁伊不是冥夜。

    éš¾é“克尔菲德是块风水宝地,大神们都往这儿钻?原本那么多工作室争霸克尔菲德,已经够热闹的了,黑龙无双的突然出现,令克尔菲德的局势变得叵测了起来,现在又出现了两个牛逼的不知道哪个阵营的德鲁伊。现在谁都难以想象克尔菲德未来的发展会是什么样的。

    æˆ–许克尔菲德,注定将是一场风暴中心。

    çœ‹ç€è®ºå›ä¸Šçš„留言,大家已经一致认为刚才那个德鲁伊不是冥夜了,这让聂凡脑子里灵机一动,那倒是一个不错的可以利用的身份,伪装成那副样子,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è‚凡最想做的事情,那就是杀魔神工作室的人,现在魔神工作室还没有建立公会,人数不多,每杀掉一个对他们实力的影响将会非常大。要是等魔神工作室创建公会,招募成千上万的成员,那就很难对付了。

    å…ˆå¸®å‡¤èˆžä¹å¤©å’Œæˆ˜æ­Œåˆ›å»ºäº†å…¬ä¼šå†è¯´ï¼

    å‡¤èˆžä¹å¤©å’Œæˆ˜æ­Œè·Ÿé­”神工作室之间有着诸多过节,让凤羽工作室和浴血工作室强大起来,便等于给魔神工作室培养了一个对手。

    è‚凡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跟在凤舞九天和战歌的身后,慢慢进入了哥布林墓地的深处。

    è‡ªä»Žæ€äº†è¿½çŒŽè€…工作室那些玩家之后,聂凡感觉到了身体里面有那么一丝异样,将意识潜进身体里面,就跟上次一样,他看到了自己跳动的心脏,心脏上面刻画着十六个封印。

    è¢«å°å°çš„黑暗之心!

    ä»–感觉到有一个封印正有一些蠢蠢yù动的样子,难道有一个封印即将解开?

    ä¸çŸ¥é“封印解除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效果,聂凡产生了一些期待。

    éš¾é“解除封印的方法,跟升级拳剑的方法一样,都是杀人?

    æ—¢ç„¶æœ‰é‚£ä¹ˆä¸€ä¸æ¾åŠ¨ï¼Œæƒ³å¿…距离第一重封印解除已经不远了。

    è‚凡感觉到,自己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偏离了父亲给他设定的路线,未来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他要靠自己的奋斗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