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档少年时 第十二章 人生谁能一路高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教室里打了半天摆子,张云起才搞清楚了高二文理科的分班规则,以前168班选择理科的学生全部被剔除了出去,分到其他理科班,而像张云起王小凯这一批高一168班选择文科的学生全都在,并且把其他高一选择文科的学生加到这个班里面,形成了现在的高二文科156班。

    除了王小凯,田壮壮和杨伟都选择了文科,都在156班,挺热闹的。当然,真正让男生们闹腾的还是李雨菲。这个女孩子在班上备受关注,她的名气似乎从市一中初中部的时候就打出来了,因为在那个陈旧的年代里,牲口们私下里流行搞在后世烂大街的十大校花班花排行榜。张云起听凯子说,李雨菲一直是里面的常客,算得上是大家伙儿比较公认的级花,名气大的很,性格也是甜美可人的,身边朋友闺蜜众多,自然也不乏一票追求者。

    张云起和李雨菲倒没什么交集。

    或许是出于性格原因,不管在班上还是学校里,他就属于那种看起来不显眼、不跳仗、不张扬的一个普通学生,你如果不刻意去关注他,他就像不存在一样,每天按时上下课,好好听讲,规规矩矩,除了偶尔懒了不写课后作业之外,几乎就找不到一丁点毛病。当然,也没有啥值得大书特书的点,总之呢,中国人的中庸之道在他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每天上课,他坐在无人问津的偏僻角落,真的就差一杯浓茶和一张报纸,然后淡淡地感喟:

    铅华洗尽,人生谁能一路高歌?

    有一天,张云起上厕所,在外面的水池洗手的时候遇到了李雨菲,李雨菲朝他笑了笑,张云起也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两人洗完手,一起顺路回教室,只是走了没多久,李雨菲突然眨了眨眼睛说:“对了,你知道高明怎么样了吗?”

    空气里面似乎突然弥漫起了某种古怪的气息,挺别扭的,张云起也没作声,只是看着神色如常目光清澈的李雨菲,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了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他在南湖中学背着蛇皮袋上门推销俄罗斯方块掌上机,偶遇李雨菲和高明,当时高明给他留下了一个笑容,印象深刻。

    李雨菲见张云起许久没有说话,好像也觉得有点不妥当,她大大方方地解释道:“我就是见他这个学期没来学校,有点奇怪,跟他也算是朋友吧,从初中就认识了,想了解一下,但没联络的上。没什么的。”

    张云起点头:“是没什么。”

    李雨菲又问:“你晓得他的消息吗?”

    张云起道:“他应该在少管所过得还不错。”

    李雨菲的脚步忽然就变缓了。

    那时的阳光很烈,透过窗台投射到张云起的身上,在地面留下一个高大的侧影,几近把李雨菲纤细的身影掩盖住了。

    156班班上有一个女孩子,长得不大好看,脸上有很多斑,说话也不太利索,反应很迟钝,在班上的成绩排名是倒数的,但性格倒还挺较真,每次上课都主动积极举手回答问题,课后也经常找学霸请教。不过张云起也不知道为什么,班上男生老是爱拿她开玩笑。还有就是每次体育课男生打篮球她都跑去看,特容易**,尤其是遇到学校有名的大帅比林子昊打篮球的时候,动不动就尖叫,特花痴,班上男生就给她取了一个极尽讽刺之能的名字花姐,最后搞的张云起都不知道这女孩的真名叫啥,为此还特地找她问了问晏诗。

    名字不错。

    高二156班的新班主任叫王明榛,就是张云起读高一时的语文老师,讲课相当有水平,五十多岁了,在市一中属于绝对的老资历,腕儿,脾气也怪,开学第一天就站在讲台上对大家说:“现在你们坐的位置是你们自己挑的,我也不要求重新换位置了,大家怎么坐着舒服怎么来,不过呀,我得提醒那些个男女混做的同志,不能乱搞早恋啊,我年纪一大把了,可不想跟你爸妈打电话聊这么尴尬的话题。”

    全班的学生都在笑。

    王明榛又说:“现在班干部还没定,我也不打算搞什么竞选了,班长就每个同学轮流当一周吧,按报道顺序来排。”

    大家热烈鼓掌叫好,尤其是那些个吊油瓶的差生,高兴地上蹿下跳。毕竟当班长这玩意儿对他们来说难度有点儿大。

    王明榛接着说:“接下来咱们要在一块儿呆两年,直到高考结束,其实在这里我可以不吹牛的说,接这个班是年级组长求着我来干的。因为我这么一大把年纪,马上退休了,没追求,只爱打牌喝茶遛鸟,真不想接班主任这份苦差事。但是呢,既然现在接了这个班,我就一定会站好这一班的岗。这是我对大家的承诺,我也希望,两年之后的高考,你们还记得进一中时对自己的承诺,这个承诺不是考上了什么好的大学,而是在这里学会了什么,得到了什么。”

    相较于市一中其他班主任,王明榛确实是一股清流。这是张云起的感觉。那天第一堂班会结束之后,快中午了,张云起和以前一样,跟初见一起回张记栖凤渡鱼粉店吃中饭。

    张云起其实挺长一段时间没见到初见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姑娘好像长高了些,怕不是有1米64,白棉布裙子下面的小腿瘦瘦长长的,又笔直,又好看。

    刚刚开学,路上有很多看起来就是刚进学校的学弟老是盯着初见看,那种感觉每个人都体会过,张云起更是充分理解,他三十多岁的时候,在单位上班遇到那些个刚大学毕业的美女实习生也能盯着看半天,可能唯一不同的是,到了他那个年纪的老鳖往往有贼心也有贼胆,想的只会是怎么弄上床。

    当然,张云起觉得自个儿不属于其中之一。他跟初见聊了会儿天,问了问暑假社会调研的事情,初见说:“还好,在公安局学了很多,大家都照顾我。”顿了顿,她又说:“还要谢谢纪灵,不过一直没有机会见到她。”

    张云起道:“像纪灵那种任性倔强的性格,她不想做的事情玉皇大帝来都没用,但她想做的事情呢,做了就做了,讨厌婆婆妈妈,谢什么的对她来说太见外。”

    初见侧头问:“那你呢,云起?”

    张云起怔了一下才大概懂了初见什么意思,笑道:“不提最好,不提最好。”

    初见跟着抿嘴笑。

    小脸清澈,温暖淡然,扎着马尾辫,在阳光下如青荷初绽。